背景

 

追夢計劃的創辦人Duncan Jepson於2010年拍攝紀錄片《A Devil’s Gift》的時候萌生了創立追夢計劃的念頭。

《A Devil’s Gift》是一套記錄香港社會分化及社會流動性遞減的紀錄片。在拍攝過程中,Duncan發現天水圍有很多青少年都沒有到過港島區,令他質疑天水圍區青少年到區外就業的競爭力。試問一班未曾到過有較多就業機會的地區(如港島區)的青少年,又如何有足夠的競爭力爭取區外就業呢?有見及此,Duncan決定為天水圍區青少年爭取更多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而成立追夢計劃。

人們都說教育對基層青少年是重要的。在香港十五年免費教育下,他們全都有上學的機會,而且大部分都努力學習。然而,教育和「上學」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而「上學」並不代表一定能達到教育的目的。在不同地區上學,青少年所得到的教育並非相同。普遍而言,在富裕地區上學的青少年比在基層地區上學的青少年接受更優質的教育。而根據符應原則(Correspondence Principle),一眾在基層地區上學的青少年往往都會在長大後停留於同一社會經濟階層。

 

 

其實早於五十年代,美國已有學者認為青少年社會經濟階層停留問題非但關於教育差異,更關乎他們的文化及社交網絡。

前任美國社會學會(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會長及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教授Melvin Kohn認為:「中產階層的家長傾向重視子女的自主性,而勞動階層的家長則強調服從性⋯⋯兩者的差異在於自主性是著重行為取向的個人內在標準,而服從性則著重於外界給予的規限。」

從最新公布的堅尼系數(香港為0.539)中反映出,香港在已發展國家/地區當中有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而嚴重程度更可能危及社會穩定性。再者,香港置業困難、老人和青少年貧窮率上升、就業不足率上升、基層青少年升讀大學率下降等其他因素,都顯示出香港貧富差距有逐漸擴大的跡象。香港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有正視以上問題的嚴重性,並提出解決措施如設立最低工資、調整房屋政策及增撥有限的教育資源。然而,我們需要更多的資源和措施,才可以抵消這些仍在加劇的問題和減少它們對香港青少年的影響。

追夢計劃期望可以在這一方面出一分力。

 
 
Resized_vision.png